山西日报缘何成为众矢之的 医院拒收患者另有隐情
作者:张利 分类:职场 时间:2015-10-05 14:06
优府网 - 资讯编辑

近日,山西日报突然成为互联网上的医生群体集中抨击的对象。这是为何,其中又有怎样的隐情?观察者网日前刊文详述此次事件的前因后果:

原来,这家报纸刊登了一篇报道,说的是家住山西太原的“宋女士”突发急症,被120送到山西省人民医院后,医院医生却因“床位已满”拒绝接收她,只好转院,之后记者采访也受阻。


山西日报缘何成为众矢之的 医院拒收患者另有隐情


这篇对医院充满谴责之情的报道发出后,网上舆论很快对医院展开了潮水般的抨击。然而,这家医院的一位医生,却在事情发生三天后站了出来,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首先,这位宋女士,其实是这家省级报纸的职工。可这些记者却只字未提……

其次,当时医院确实床位已满,而且躺在这些床位上的,也都为患急症的病人,甚至连平车都没有,设备也都在用。难道为了给报社职工看病,就要把这些病人赶走吗?这不是在索要特权么?可这些记者却只字未提……

第三,医护人员是在综合考虑后,才决定给这名病人转院,而这其实才是对她负责,并且当时医护人员还在积极协调目标医院的床位和抢救设备。可这些记者却只字未提……


山西日报缘何成为众矢之的 医院拒收患者另有隐情


至此,大家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又被记者偏颇的报道耍了。于是,舆论转而开始抨击报社记者无良。

令人震惊的是,这家省级报纸方面并没有就医生提出的这些质疑给出解释,反而大笔一挥,写出了一篇名为《医生的谩骂与省委书记的整改》的稿子,宣称记者合理的舆论监督遭到了医生无理的谩骂,要求医院学习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面对央视的批评时,所表现出的谦虚。


山西日报缘何成为众矢之的 医院拒收患者另有隐情


但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山西省人民医院的领导不但没有要求报社澄清误报的事实,反而专门给报社发去公函,表示自己错了。

人力资源管理系统了解,根据这家报纸的报道,医院的领导们表示,虽然医院确实没有床位了,但护士与120和患者家属沟通的语言不恰当,沟通能力差,沟通方式简单,所以决定调离当班护士,并对科主任进行了诫勉谈话。院方还表示,他们尊重媒体监督,而且决不允许发表一切“不和谐的攻击性言论”。

更重要的是,那名报社的职工,最终还是住进了这家医院。


山西日报缘何成为众矢之的 医院拒收患者另有隐情


当然,医院这样的态度自然是“火上浇油”,甚至还“引火烧身”了。许多网友就开始抨击院方的处理方式太软弱,认为医院领导是在牺牲一线员工的权利,息事宁人,不敢得罪犯错的媒体。更有其他医院的医护人员表示,这家医院领导的做法太令人寒心,更是对闹事者的纵容。

笔者也认为医院的处理不妥。

首先,医院道歉的内容,是医护人员与家属沟通有问题。可报纸批判医院的,却是“因为床位满了就不收人”。——显然,这两者不是一回事。而且从医院的说明来看,床位满是事实,也确实无法收人,转院更没问题,而不是报道中所宣称的“医院不负责任”。

所以,医院方面至少也应该要求报社方面纠正错误的报道。否则,以后其他病人也效仿这位省级报纸的员工,因为医院没有床位就闹事耍赖,拒绝服从医生的专业安排,那医院还怎么正常运行,而这对其他病人又是否公平?

其次,医院最终接纳了那名省级报纸的职工的做法,其实也等于是在变相鼓励其他人,只要你有背景、敢闹事,就可以最终迫使医院让步。如果我们要建设法治社会,规范医院的运行,那么当医院没有床位时,就应该将病人转院救治,而不是动用“特权”逼医院收人吧?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这起事件中这家省级报纸曾在报道中提到,医护人员在起初看到病人被送抵医院后,曾表示“不是告诉你们床位已满吗?怎么还往这儿送!”。有其他医生分析说,这是因为120在送人前,通常会先和医院确认是否有床位,所以从报道中的这个细节来看,医院肯定是提前就告知120医院没床位了。那么,为何120最终还是送人来了这家医院,是120的问题,还是病人一方不服从安排,才是这起事件中引发矛盾的最主要问题。

可这个问题,不论是这家省级报纸的报道,还是医院发给报社的公函,都没有说明。

HRM系统获悉,目前,这家省级报纸方面已经删除了那篇错误的报道和之后激化矛盾的稿子,但至今再没有就报道中的争议问题给出任何回复。可这种做法显然进一步加剧了公众对于报社“心虚”的负面猜测,并坚定了大家认为报社“公器私用”的看法。

当然,有人也反问说,难道报社职工就不能用报社维权吗?凭什么就说人家是公器私用呢?这话问得其实有道理。可是,当报社在报道中避而不谈当事人的身份与报道中的事实争议,面对质疑又宣称那是“对记者的谩骂”,之后医院领导又第一时间就组织调查、第二天就把公函送到报社,并最终接纳那名病人……这种种的一切,都令人难以不去联想。

而最终的结果是,虽然表面上看报社是“赢”了医院,但实际上报社却成了舆论场上最大的输家,两篇不负责任的报道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不仅坑了报馆和当事人,还把医院的一线人员和领导都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

这样的教训,值得所有媒体人都引以为戒。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新闻媒体在医护人员眼中,已经几乎就快没公信力了。

因为像山西这件事,其实在我们的舆论场上并不罕见。过去数年,经常会看到一些媒体记者写出来的关于医患问题的报道,遭到医生方面的强烈抗议,而最终的事实也证明记者的稿子存在较大的偏差。这对于新闻媒体的公信力,打击颇大。

其中的根源问题,则往往是医生很忙没时间接受采访,于是想抢新闻的记者,便仅仅采访了家属一方,就发出了报道。这样的报道,又怎能不造成误导?

当然,也有一些情况,是记者或编辑为了骗取点击率,于是故意在微博上传播新闻时,掐头去尾,断章取义,挑拨矛盾。

不过,这次那家省级报纸的情况则更为复杂,因为其中还涉及了“公器私用”的嫌疑。这显然比一篇为抢新闻而出现的失实报道,在感官上更为严重和恶劣。

因此,笔者呼吁这家省级报纸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回应舆论对报社的质疑,有错的地方就诚恳道歉反思;若真有被误解的地方,也应好好说明。现在这样闭门不回应,不仅对报纸,对记者,对当事人都没有好处,更无益于修复这篇报道对媒体整体公信力的损害。

更重要的是,我们媒体难道不是应该报道真相,并传播对事件科学的认知么?

当前用户暂时关闭评论 或尚未登陆,请先 登陆  或  注册
暂无留言!
张利推荐

晋ICP备17002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