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时代下 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谁来满足?
作者:任波 分类:财经 时间:2019-09-18 22:51
太原拓荒族商务秘书有限公司 - 运营部

国家给予小微企业的金融政策支持还在继续。

9月16日起,央行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降准的目的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央行表示,定向降准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央行此前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指出,要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覆盖面,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金融服务已成为小微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推力。但因无法提供合格抵押品、缺乏上下游企业信用背书,规模较小的小微企业在传统授信模式下,其金融可得性往往较差。金融服务供给方应该提供什么样的金融服务或产品,才能满足他们的融资需求?

敢闯敢干,民宿女创办人乐观不服输

“山海间”民宿距离青岛市中心五四广场有40多公里车程,就在风景秀丽的崂山脚下。“山海间”的创办人于雪梅,是金融科技平台友信金服的小微企业主客户。

青岛一直都是中国沿海重要城市、国际性港口城市,处在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沿地带。2019年8月,山东自贸试验区建设获得批复,青岛作为三大片区之一,无疑将迎来发展新机遇。

8月4号下午,于雪梅正在民宿整理她的麻辣小海鲜产品包装,这些熬夜打包好的吃食,就摆在大堂最显眼的位置。

大概在两年前,于雪梅开始同时张罗起麻辣小海鲜和民宿两个生意。那时,她刚刚告别一段失败的婚姻,第一次创业也惨淡收场——因业绩不佳,前期投入20万做了两年的养生馆以5万元低价转手。

金融科技时代下,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谁来满足?

在于雪梅看来,创业失败不算什么,大不了重新再来。 受访者供图

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于雪梅展现出了创业者的勇气与坚持。离婚、创业失败都不算什么,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会在一件事情上使劲纠结,不能因为一次失败永远颓废着。”她笑着说,人只要努力就总有出头的时候。

创办民宿是又一次出发。于雪梅最初只打算租下一个临街的二层小楼试水,当时小楼背后的两个独门独院也在挂牌出租,每个院落年租金只要1万元。她毫不犹豫就将它们整租了下来。

尽管一度控制开支,这家民宿前期总投入还是达到37万多元,超出预算两倍。在从银行、亲朋好友筹措一圈后,于雪梅仍有4万余元的启动资金缺口。从朋友处得知金融科技平台能够提供无抵押且放款快的融资撮合服务后,她尝试着向友信金服旗下友信普惠发起借款申请。很快,这笔钱就到账了。

2019年8月,台风“利奇马”过境山东,“山海间”没有幸免——闭路天线,还有临街的窗户、户外绿植都遭到破坏。“台风天的好几个订单也都取消了。”为了节省灾后重建的开支,于雪梅亲自上阵去整理院落, “邻居都说我真抠门,连个工人都不舍得雇。垃圾筒在马路对面,我每天单是倒垃圾就要跑一二十趟。”

民宿是一个淡旺季非常分明的行业,尤其是在青岛这样一个冬夏分明的城市,只有暑假和小长假,入住率才会到最高点,也是一年中最忙的时期。今年“五一”四天小长假里,于雪梅几乎始终处在高负荷运转的情况下。收拾客房、备好足够分量的晚餐成为日常,她还得为庭院办烧烤聚会的客人采办相关食材。

于雪梅预计,今年年底前民宿就将收回成本。但她打算再租一套院落将其改装成民宿,把事业再上一个台阶。

债务危机来袭,印染厂是去是留

张定辉是友信金服在常州的小微企业主客户。他的光明印染厂位于常州市武进纺织工业园杨江路。作为中国最主要的纺织服装生产基地之一,常州相关产业链完备,单是武进工业园内就聚集了不少印染、棉纺织和纺机纺仪等细分领域的企业。

光明印染厂里有数十台印染加工设备持续运作,几十名工人散落在厂房各处,各自盯紧生产链上的一环。很难想象,这家去年营收超过1700万的印染厂,2015年时负债高达500多万元,一度站上破产边缘。生存危机来袭,当时还是工厂财务主管的张定辉却选择牵头改制重组。经此易手,光明的性质从国营变身为民营,入股股东可以更加灵活。

张定辉制定了一个债务偿还计划,他列出需要一年内全部还清且涉及金额小的供应商——这部分供应商占总数的70%,剩下一部分继续合作的大供应商,以股权置换的方式来达成继续合作协议。很快,印染厂重组按计划正式开始。

重组改造并非一路绿灯。筹集短缺资金是第一道坎——既要保证债务顺利偿还,又要推进工厂稳健运营。

张定辉首先想到的是找银行来缓解资金压力。但因缺乏土地证和房产证,加上企业本身存在的债务问题,他无法获得银行贷款,甚至无法获得设备抵押贷款。

为尽快偿还债务,在获得家人全力支持后,张定辉卖掉家里唯一一套位于市中心的89平方米住宅,套现近100万元,直接和爱人住到了丈母娘家。

资金依然不够。在朋友的推荐下,张定辉尝试通过友信普惠提交申请,凭借良好的个人信用,很快就拿到了11.7万元的借款。

作为友信金服旗下的数字普惠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友信普惠提出创新的融资撮合方案,帮助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主的小额经营性融资需求。其主要通过面对面的方式,为个人提供金融信息服务——借款人只需按要求提交相关资料,最快能在当天通过平台获得资金。

在此过程中,友信普惠基于独立研发的智能风控系统来衡量小微企业主个人信用,由于个人信用有更加标准化和可规模化的数据,并且可以跨行业、多维度进行衡量,使得小微企业主的融资需求可以通过智能化的方式来高效完成。

“钱一定要滚动起来才能赚钱。但着急用钱的时候,我一定会综合衡量资金成本,我是做财务出身,对于借款周期、利率等都有自己的认识。”张定辉认为,友信普惠提供的资金帮助自己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金融科技时代下,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谁来满足?

自张定辉接手后,光明印染厂就走上快车道。 受访者供图

在当初判断是否应接手时,张定辉就曾判断,光明拥有稳定客源、专业过硬的团队和市场稀缺的排污证,在资源和环保资质方面有优势,接下来的重点是提升员工效率、开辟高附加值业务。

最初两年,张定辉将重心仍然放在印染业务上——薄利多销却也能通过压缩成本、优化供应链来提升工厂盈利水平。但已有的客户规模还远远不够。他重新组建销售团队,制定销售策略,陆续拿下波司登和曼哈顿等品牌大单。

但要想让营收明显上一个台阶,还需要拓展业务模式。光明印染厂不再满足于印染,近年来又进入了面料生产和加工业务。

光明还为此成立了面料研发部。这几年,研发部每年都会派工厂员工跟随服装厂设计师出国采风。这类一线调研能够最快反馈市场需求——如果发现某一种面料有流行趋势,张定辉就会直接拍板采购。光明主打梭织面料,这类面料多用于裤装、商务装和奢侈品。

相比于印染,面料加工算是附加值较高的领域。但尽管如此,面料加工的利润离做自有品牌还有很大距离,一款高端品牌服装的倍利可以高达10倍。从今年开始,光明又推出了新业务线,做起自有品牌——亚麻材质汉服。

“经过调研,我们发现做汉服的从业者不多,但汉服确实是有流行的趋势。”张定辉说。

经过五年的发展,光明已经告别当年那个单一印染、代工的身份,逐渐成为多业务、全产业链发展的企业。光明去年营收为1700多万,今年预计翻番至3500万。更为关键的是,其利润率也站上高位。“在加大环保后,不少小工厂都被淘汰了。这也成为光明利润率升高的原因之一。去年工厂的利润率已经达到15%左右,比往年增长了不少。”张定辉说。

从上万对手中突围,准深圳人想要留下来

在深圳富士康观澜园区的附近有众多的小工厂。邱峰的纸品包装厂就在这里。

2013年,邱峰花6万元从朋友处接手了这个工厂。工厂主要从事不干胶标签的印刷制作,包括出口商品的包装箱上贴的防火标、新买手机包装盒上的防伪标等,客户主要是手机品牌商。深圳有上万家同类型的纸品包装厂,邱峰的工厂要突围并不容易。

开拓新客户吃闭门羹是常有的事情,“没关系”的邱峰想办法采取口碑战术,在产品质量上下功夫,对既有客户的订单采用高标准严要求去做。“达不到质量要求,不用客户说,我们就自己主动销毁。刚开始的时候,一整卷一整卷地扔掉,一卷就损失一两千块钱。”

金融科技时代下,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谁来满足?

2013年,邱峰花6万元从朋友处接手了工厂。受访者供图

除了严把质量关,邱峰还积极实行薄利多销策略,对于一些金额较小的订单,按照成本价收取客户费用,“老客户,相当于做促销了,这样做帮助我们维护好和他们的关系。”

功夫不负有心人,邱峰终于得到了客户的认可,经由客户介绍来的生意也越来越多。

标签印刷生意也是个淡旺季分明的行业,订单量变化向手机行业看齐。每年7、8月一直到年底,手机销售量增加,标签印刷订单也激增,多的时候每月能收到几百个订单。但订单一多,邱峰要垫付的钱也就多了。

工厂收到订单后,需要先垫付资金购买原材料。去年11月,邱峰又接到一笔标签订单,进货费几万元。当时朋友借他的钱还没还,同时进行的其他订单已经投入了十多万,凑来凑去,还差一万多。邱峰在深圳没有房产,没法去银行抵押贷款。“在手机上看到了友信普惠的信息,了解到像友信这种金融科技平台申请流程便捷,放款效率高,主要是评估借款人的个人信用。果然,申请后次日就给我放了款。”资金到位后,订单得以顺利开始生产。

目前,邱峰还是一个人在深圳打拼,妻子和女儿在四川老家。邱峰计划着,三五年内,公司规模再大一点,年收入到一两百万,就在深圳留下来,把家人也接到身边。

金融科技助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

过去九年,友信金服已经服务超过100万名借款人,为小微企业主个人提供审批快、成本可负担的融资撮合服务,支持了他们的事业发展。

于雪梅、张定辉和邱峰是中国千千万万小微企业主的缩影。这些看似平凡的小微个体,早已与中国大经济发展融为一体,帮助他们解决经营过程中的融资需求,是促进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

按照央行定义,单户授信在1000万元以内的客户被归为小微企业。在友信金服的实践中,通常将该群体再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单笔授信在100万-1000万人民币区间的客群,这个客群目前是重点被银行服务的,银行依托房产的抵押作为最主要的风险管理手段。

第二类是单户授信额度在20万-100万之间的客群。目前服务这部分群体主要是采用德国IPC信贷员管理机制。信贷员会通过实地走访小微企业主,获得并评估他们的家庭流水、收入、支出和负债的情况以及其企业的相关信息,然后给予授信。

第三类客户则是单户授信在20万以内的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在这个区间内,友信金服一个重要的风险管理理念是,将借款对象定义为企业主个人,通过授信给小微企业主个人,将资金注入到实体经济。

这个融资需求区间的小微企业通常规模相对较小,具有高淘汰率的特征。但小微企业并不是“高危群体”,原因在于,小微企业可能会倒闭,但是它们的经营者——小微企业主是不会“倒闭的”,即便是他们当下的事业失败了,仍然会想办法开创出下一份事业。同时,由于国内小微企业与小微企业主不分家的特点,决定了其企业现金流即个人或家庭现金流。

对于金融科技平台来说,通过对个人信用的判断去规模化解决小微企业主融资问题成为了可能。

友信金服CEO、联合创始人张适时认为,这是中国的金融科技,也是友信金服过去几年里完成的有效实践。

今年8月,在央行下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也多次提及金融科技对小微企业融资的作用。可以预见,在金融科技的赋能下,金融服务小微企业的效率将会显著提升,像于雪梅、张定辉和邱峰一样的小微企业主们,有了更加便捷的金融支持之后,事业也将得到更大的助力。

当前用户暂时关闭评论 或尚未登陆,请先 登陆  或  注册
暂无留言!
任波推荐

晋ICP备17002471号